A04版
    本報訊(記者 殷維) 昨日,第六屆魯迅文學獎頒獎典禮在北京現代文學館舉行,35位作家、詩人、文學理論評論家和文學翻譯家捧走大獎。我省作家任林舉作品《糧道》獲獎。這是2011年以來,我省第二次獲得魯迅文學獎,是近年來我省文學事業發展取得的重大突破。
    魯迅文學獎是以中國新文化運動的偉大旗手魯迅先生命名的文學獎項,由中國作協主辦,創立於1986年,是中國具有最高榮譽的文學大獎之一。魯迅文學獎每三年評選一次,目前已經舉辦六屆。
  獲得評委全票通過
    本屆魯迅文學獎參評作品1359件,僅有34件作品獲獎,每個單項不超過5件。任林舉報告文學作品《糧道》,憑藉鮮明的藝術特點和較高的藝術水準,得到了眾多評委的青睞,得到了廣大讀者的認可,最終脫穎而出,評委全票通過,一舉成為如此大量參評作品之中的優勝者。頒獎詞這樣評價《糧道》:“任林舉的《糧道》從哲學、文化、倫理、政治、歷史、人類學和生態學等各個角度切入,進行縱深開掘,以散文化的筆法,融敘事、抒情、沉思於一爐,表現了糧食與天道、世道、人道,與國家興衰和民族未來的關係,主題關乎民生之根本,具有鮮明的現實針對性。文字雋永精警,結構匠心獨運,文化意蘊流溢其間,是報告文學寫作‘去模式化’的重要收穫。”
    《糧道》是一部既註意材料的現場感、真實感和親切感,又註意手法上的超離性和文本創新“新概念”紀實體文學。通過對糧食生產及流通分配、人類生存、社會發展、經濟、文化、哲學等多角度、多維度的展現和闡釋,向讀者表明糧有糧“道”,並揭示出它與人道、世道以及天道之間相互依存,互為表裡,呼應互動的關係。
  我省打造“北方文學高地”
    近年來,吉林文學以打造“北方文學高地”為奮鬥目標,加強精品建設、隊伍建設、平臺建設、傳播建設和能力建設,努力推出更多名作名家,打造文學名刊,提升吉林文學影響力,爭取國家文學大獎,文學也進入了“豐收季”。從2012年開始,我省頻頻獲得全國文學大獎,五個一工程獎、少數民族文學駿馬獎、少兒文學獎、魯迅文學獎,不斷確立了吉林文學在全國的地位和影響。
    據瞭解,任林舉1962年生於吉林乾安。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現供職於吉林省電力有限公司。他從1988年開始從事詩歌、紀實文學、散文及文學評論的創作,先後在各種報刊發表200餘萬字,著有散文集《輕雲起處》、《說服命運》、《玉米大地》、《糧道》、《松漠往事》、《上帝的蓖麻》等作品,在《文藝爭鳴》推出的“新世紀新生代文學寫作大展”中,被列入全國十一位“新生代”散文作家之列。曾獲第六屆冰心散文獎、第七屆老舍散文獎、長白山文藝獎。
    格非、徐則臣、黃傳會等作為獲獎作家代表發言,談及作家的底線問題,許多作家認為,說真話是作家的底線。■書摘短暫與永恆
    當我在老家早已改變了舊有界線的農田裡找到本家四叔時,他正拄著一柄鋤頭站在那塊素有“西南山”之稱的沙崗地邊,穿一件深藍但已褪得看不出藍色的汗衫,定定地望著遠方發獃。
    四叔老了。唐朝的賀知章曾有詩句:“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寫闊別多年,終於回鄉的滄桑感慨。讀了很多年,一直覺得自然、真實。但當那天我見到了四叔後,便覺得賀知章的詩多少有些過於超離與冷峻,畢竟他還能夠從容地思前想後或“打量”自己。我見到四叔的時候,一下子就被眼前的滄桑緊緊抓住,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辦法把註意力從他身上移開,我忘記了自己的存在。那一刻,我仿佛被歲月吸附、融化,有一些清澈、單純的情感突然被他突兀的衰老擊碎。我的思緒不能不回到從前,回到四叔和父親都年輕的那個從前。
  (原標題:我省作家任林舉獲魯迅文學獎)
創作者介紹

4歲仔

mkfauvlk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