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相安倍晉三5月15日接受了專家懇談會提交的建議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報告,並於當天傍晚召開記者會說明瞭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必要性,表示他已下定決心有限度地解禁集體自衛權。
  安倍2007年第一次擔任首相期間就設立了專門研究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專家懇談會——“關於重建安全保障法律基礎的懇談會”,後因安倍下臺而不了了之。第二次擔任首相後,安倍繼續啟用該懇談會,它的第一項任務就是向安倍提交建議報告。
  這次提交的報告強調,當前日本的外交、安保與防衛狀況發生了很大改變,以往的憲法解釋和法律制度已無法充分應對,指出政府通過修改憲法解釋可以解禁集體自衛權。報告同時舉出了6個具體事例,分別是為了確保海上要道安全進行掃雷;在近鄰出現突發情況時進行船舶檢查、排除對美國艦隊的攻擊;美國受武力攻擊時進行支援;在發生給國際秩序帶來重大影響的武力攻擊時加入多國部隊,在參加聯合國維和行動時使用武器;針對不理會撤離要求的外國潛水艇加以應對;限制武裝集團在離島或海域的非法行為。
  對此,日本朝野和日本社會出現了大規模的反對聲音。日本保護憲法組織和相關勞動團體14日發起集會,大約2500人手牽手包圍日本國會,反對安倍政府不征求國民意見強推修憲。15日傍晚,大約2000名日本民眾在首相官邸周邊舉行了反對集會,高呼“反對戰爭”、“保護憲法”等口號。
  解禁集體自衛權將是日本防衛政策的一個重大轉變。日本政府此前也曾多次就集體自衛權展開討論,包括海灣戰爭後日本派遣掃雷艇在波斯灣展開掃雷作業,以及日本引進美國開發的導彈防禦系統(MD)時。但歷代日本政府都是在現行憲法解釋的框架內試圖擴大自衛隊活動範圍的,而安倍政府則在努力利用國際局勢試圖修改憲法解釋本身,因此兩者之間還是存在巨大差異的。
  日本是個軍事強國,一旦集體自衛權的解釋被突破,無論到哪裡打仗日本將都能去參與,因此發動戰爭、卷入戰爭的可能性就更大了。對於這一顯而易見的道理,安倍又是怎麼想、怎麼解釋的呢?
  安倍表示,研究解禁集體自衛權一事的背景包括東海和南海的緊張局勢、跨國網絡攻擊、朝鮮導彈開發等。他說,憑藉一國之力無法保衛和平乃是全球共識。同時,他不認為憲法放棄了對運送日本僑民的美國艦船提供防護、參加聯合國維和行動的他國部隊遭到武裝襲擊時自衛隊實施“馳援警衛”等這樣的權利。
  安倍認為大家對“使日本成為可以再次發動戰爭的國家”這一點上有誤解。他說:“自衛隊絕對不會以行使武力為目的,參加類似於海灣戰爭、伊拉克戰爭的戰鬥。”安倍稱,將堅守憲法規定的和平主義,修改憲法解釋是為了使法律更加完備,以便讓日本能夠應對各種事態,這樣反而能提高對自身的限製作用。修改憲法解釋解禁自衛權是為了增加日本不被卷入戰爭的可能性。
  解禁是為了限制自己,這是多麼可笑的邏輯。同樣,這種安倍式的可笑邏輯還表現在參拜靖國神社這一問題上。去年12月,安倍一意孤行地以首相名義參拜了供奉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這種嚴重傷害鄰國感情的行為,安倍找的理由卻是到那裡發誓“日本永不再戰”,並且希望外界能瞭解他的良苦用心。此外,公開否認侵略歷史、否認“慰安婦”史實、篡改歷史教科書內容企圖美化戰爭,這些行為不是憑自己的華麗辭藻就可以矇混過關的。縱觀安倍上臺後的種種表現,無不顯示出這種言行不一的安倍式邏輯的荒唐。
  在沒有對歷史問題正確認識併進行徹底反省的情況下,試圖解禁日本集體自衛權,必然引起曾經遭受日本侵略和殖民統治的亞洲鄰國的高度警惕。
  韓國外交部發言人表示,在會對朝鮮半島安全或韓國國家利益造成影響的情況下,“堅決不能接受”日本未收到韓國請求或未徵得韓國同意便行使集體自衛權。
  中國外交部也表示,安倍政權上臺以來在軍事安全領域採取了一系列前所未有的舉措。聯繫到日本國內在歷史問題上不斷出現的各種消極動向,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國家和國際社會有理由對日本的真實意圖和有關動向保持警惕。
  本報北京5月16日電
  相關文章:
    (原標題:安倍:已下定決心有限度解禁集體自衛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kfauvlkb 的頭像
mkfauvlkb

4歲仔

mkfauvlk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